紫意流风

all桃 霆all 浩all

频呼小玉原无事,只要檀郎认得声。

——《霍小玉传》 ​

《写情》李益

水纹珍簟思悠悠,千里佳期一夕休。
从此无心爱良夜,任他明月下西楼。

碧落言笙

楔子

“禀告督主,聚魂宫的冰棺在融化。”

凝神作画的黑衣男子身形微微僵住,笔尖的朱砂在宣纸上颤动,凝作一朵艳治而凄绝的梅花。

他深沉如潭水的眸子渐渐染上了粼粼的星光,缓缓坠下,落在画中白衣公子的脸上,倒映出埋藏在光阴里的一袭浅笑,血雨腥风。

“顾云笙,你看,春天到了。”低沉的音色夹杂着苦涩的笑意,在空旷冷寂的碧落仙都里荡漾开来。

“回来吧,我真的,很想你。”

一、

阿卓第一次见到顾云笙,是在一个万物复苏的温暖的春日,在拦截自己的杀手们四散的血肉中,那人白衣飞扬,容颜绝美,如若嫡仙。

阿卓呆呆的看着对方向自己走来,张开嘴却仿佛丧失了话语的能力。看着他痴痴的样子,顾云笙不由的牵起嘴角,微微的笑了。

“怎么,我救了你的命,一句谢谢总该有的吧。”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少年,这样相似的容貌,却全然没有那份傲气与威严。

“多……多谢仙君救命之恩”被调侃的满脸通红的阿卓好不容易找回了理智,忙虔诚的躬下身去。

“不必了”顾云笙伸手虚虚的扶起他,“我不是什么仙君,我救你,是因为一位故人。”

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阿卓惊讶的发现,这位“仙君”如画般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迷惘与伤感,目光仿佛穿过他,破碎开来,渐渐迷失在远方。

“你们的样子,真的很像。”许久的沉默之后,顾云笙继续说道,声音轻渺宛若悠长的叹息。

“那位故人对你来说一定非常重要吧”小心翼翼的开口,阿卓抬起头来,在与顾云笙在目光相交时,准确的捕捉到对方眼底涌起的波澜。

“所以请你代替他,陪在我身边。”

没有询问,而是绝对的语气,阿卓却并不感到不适,也未开口拒绝,仿佛陪着眼前这个人,是命中注定,是生生世世,至死不渝的追寻

就这样,阿卓成了顾云笙的贴身侍从。这嫡仙般的人物待他却很是漠然,这让阿卓常常怀疑自己只是一个替身都算不得的,虚无缥缈的影子。

他们每日在明山秀水中游走,顾云笙时时对着一棵树,一块石头,甚至一捧黄土出神,最后,他们驻足在祁灵山顶的一间小小茅屋。

茅屋像是很多年没有收拾过,到处积满了灰尘,笔墨纸砚一应俱全的桌椅,墙上的古画,不知何处飘散的醉人的酒香,都显示出曾经主人的细致风雅。

“我和你第一次相见,就是在这间茅屋。”顾云笙将茅屋细细擦拭干净,从桌子上拿起两个野草编成的小人,“你看,这个是不是很像你?”,他似乎在问阿卓,又好像在自言自语,阳光透过茅草的缝隙洒在顾云笙的脸上,说不尽的温柔缱绻。

“这个呀,是我。”他用小指轻轻的点了一下另一个穿红披风的小人的头。“那时候的我呀,最喜欢红衣。可是这颜色为什么那么像你身上流出的血,止不住的,将你从我身边带走的颜色。”

“还是白色好,干净无瑕,又时时悼念着亡人。”

顾云笙唇角弯起,无声的笑了,笑的凄然。

阿卓站在茅屋门口,默默的看着他。不知为何,他也感觉心痛,心痛的说不出话来。

移开桌子,挖开泥土,浓郁的酒香铺天盖地,仅仅是闻着,阿卓便有些醉了。

将一坛一坛的酒搬出来,此时的顾云笙,不再是那个端正冷淡的雅士,他直接捧着坛子将清冽的酒倒入口中,宛然洒脱豪放的浪子。

阿卓一直站在门口,他感觉这里的一切都莫名亲切,却又凄怆的让人窒息,不知不觉竟然流下泪来。

一坛酒下肚,顾云笙似是醉了,他想站起来,身子却向下歪去,阿卓忙快步向前,扶住了他。

谁知对方竟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,顾云笙伸出纤长的手指捧住他的脸,仔细端详了半天,然后,亲了上去。

“段擎”顾云笙撒娇般的呢喃着,温热的气息扑在阿卓的脸上,“你终于回来了”。

阿卓整个人都呆住了,他僵硬的将对方的手拿开,将他扶到床上,然后转过身去,不敢看那眸子里朦胧氤氲的深情。

他一定是将我当成他的故人了。阿卓在地上找了一个干净的地方合衣躺下,轻轻叹了口气。

那个人,应该是叫段擎吧。

祁灵山位于神、人、魔三界之交,耸入云天,云雾飘渺。山顶茅屋小小,怪石嶙峋,奇花盛开,仙气中带了烟火味,烟火味里又裹挟了微妙的、摄人心魄的魔力。

天光破晓,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山顶的茅屋前。

他的身材细瘦却并不纤弱,一袭黑色的披风在风中咧咧作响,周身散发着一种令人胆寒的肃杀之气。

茅屋的门打开了。

身影闪动,那人已扑进顾云笙的怀里,撒娇似的环着他的腰。

“师哥”他开怀的唤着,声音清朗,白皙清秀的脸庞还带着几分稚气,宛然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。

顾云笙只是淡淡的看着他。

那少年得不到回应,慢慢松开环在顾云笙腰间的手,神情满是落寞。

“看来你已经找到他了。”少年声音里带了委屈,他慢慢转过身来,手腕一震,几道青芒向阿卓的胸口飞去。

少年突然出手,距离又很近,阿卓已是避无可避。

电光石火间,顾云笙袖中飞出一道白绫,将青芒拂开,他把阿卓拉到身后,眉头颦起,带了愠怒。

“无赦” 顾云笙看着眼前少年的眼睛,“他只是一个凡人。”

“仙君,他是谁?”对于这位突然对自己下杀手的不速之客,阿卓充满了疑问和恐惧。

“仙君?”那少年哈哈大笑,“你是不是糊涂了,他哪是什么仙君,他呀,是十恶不赦的魔。”他盯着阿卓,乌黑的眼眸深不见底,是引入堕入的,冰冷的深渊。“而你,才是真正的仙君。”他一字一顿,“碧落仙都督主,段擎。”

这一番话,阿卓听的云里雾里,而站在他身前的顾云笙突然失态的握住少年的肩膀,他的声音颤抖,身体也在颤抖。

“你……说什么?”

“小庄”
卫庄看着那人一步步向他走来,白衣,凛然,俊秀。
而此时关切与担忧爬满了他素来清冷的眸子,他凝视着卫庄,卫庄也凝视着他。
中间像是隔了一条天堑。

黑白双翦的剑尖上躺着血,滴滴答答晕开在粗陋的昏暗的地面。
那是卫庄的血。
卫庄自己却不屑一顾。

盖聂一步步走近,周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场,不可侵犯的剑气激荡开来,四周的空气也变的压抑。
终于,他走到了卫庄的身旁,伸手去查探卫庄的伤势,却被对方毫不留情的躲开。

“师哥,你屈尊大驾,是来看我的笑话吗”卫庄冷哼。
“小庄,你的伤势怎么样了”对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话里的讽刺,充满关切的询问。
卫庄微微愣住,眼中波澜闪烁,又复归于沉寂。

纵横合璧,百步飞剑与横贯八方,天下还未有敌手。
黑白双翦的倒下,不过是传说并不是传说的一个辅证。

卫庄也倒下了。
这拼尽全力的一击狠狠的加重了伤势,手中的鯊齿未能支撑住他的身子。
然而他触到的,并不是冰冷的地面,而是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。
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扑面而来,盖聂紧张而关切的脸与鬼谷中的少年渐渐重合,卫庄的思绪不由得恍惚起来。
一股股清澈醇厚的真气灌入身体,安抚着卫庄的五脏六腑,毕竟同出一门,这内力也是契合的不像话。
“师哥”他喃喃,意识一阵阵抽离又回转。
“小庄,我在。”

卫庄蓦然挣开了他,踉踉跄跄冲向门外,盖聂只是悲哀的站在那里,并没有跟过去。
“多谢盖先生相助” 张良看了他半晌,抱了抱拳,和紫女赶去扶卫庄离开。

“师哥”
梦里的鬼谷,那少年正耐心的指导他用剑,永远疏离而平静的眸子,望向他时却温柔而宠溺。
“小庄”
那少年轻轻的握住卫庄的手,真挚又诚恳。
卫庄头一次没有拒绝,就任由他握着。
梦里的师哥,手干燥又温暖,传递给他满满的力量。
卫庄感觉心里酸酸的,他想对那少年说一句话,在梦里,那个永远不会再见到的他们的年少时光。
“师哥”他说,“我心悦你”

盖聂呆住了。

睡梦中的卫庄,有泪水在长长的睫毛上颤动。连同他冰冷锋利的面容,此刻也柔软而脆弱。
卫庄的手指粗糙而冰冷,正顺从的被他握在手中。

从巨大的冲击中缓过来,盖聂轻轻松开手,睡梦里的卫庄似乎感觉到了,不满的哼了一声,盖聂无奈的笑笑。
盖聂一步步的走向门口,又突然顿住。
在离开屋子前,他回过头来,看着自己唯一的师弟。
“小庄,我也对你,有同样的心思。”

梦里的小师哥竟然也喜欢着他,卫庄抛下了平时刻意保持的冷漠和疏离,激动的抱住那个白衣少年,将头埋入他的肩窝。师哥没有突然离去,他们不会各为其主,他们正紧紧拥抱着,紧的要嵌入对方的身体。

卫庄挣开眼醒来时,嫌恶的发现自己似乎哭过,他擦干脸,恢复冰冷的表情和锋利的眸。他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个幻梦,那属于盖聂的温暖的怀抱与有力的手。

“盖先生……”张良想说什么,却被卫庄打断。
“盖聂,只能死在我的手上。”
这句话,也成了他一生的信条。

小哥哥

小哥哥有着清澈好看的眼睛和修长温暖的手。
那好看的眼睛总是黏在小哑巴的身上,眸子里潋滟着化不开的温柔。
那修长的手总是宠溺的摸着小哑巴毛茸茸的小脑袋,痒痒的很是舒服。

小哑巴喜欢对好看的小哥哥撒娇,他的眼睛大大的,总是酝着湿漉漉的水汽,灵动而无辜,这双眼睛看到小哥哥时,如同迷路的小狗看到主人,亮亮的,却又可怜兮兮的,小小的身子扑进小哥哥宽厚的怀抱里,白皙的小手在小哥哥背上蹭啊蹭,惹的小哥哥连连轻笑出声。

有一次看到小哥哥抱了别的男孩子,小哑巴涨红着小脸,如同护食的小狼,两只小手死死的拉着那孩子的衣袖往外拽,吃醋的小样子煞是可爱,
发现拽不出来,小哑巴大眼睛扑闪着,两行小豆豆便扑簌簌的滚下来,小哥哥哄了半天,直到保证今后只抱小哑巴一人才让小孩破涕为笑。
小哥哥是个说到做到的好哥哥,他舒服的怀抱变成了小哑巴的专属物,任谁也拿不走。

小哑巴最怕鬼,小哥哥偏偏喜欢给小哑巴讲鬼故事,吓的小孩缩成一团躲在他怀里,每晚要紧紧搂着他才能入睡。
小哑巴进入梦乡后,小哥哥喜欢静静的端详小哑巴的睡脸,小刷子般的长长的睫毛,肥肥软软的脸蛋儿,红润润的唇,鼻息轻轻的,散发着甜甜的奶味。

小哑巴有心情要分享时,总是手舞足蹈的比划着,没有什么章法,小哥哥却都看的懂,孩子澄澈的心思,如水晶般透明,孩子无邪的想法,似钻石般珍贵。

小哑巴最喜欢他的小哥哥,他的好看的,温柔的,最疼他的小哥哥。
他温暖的怀抱中,是无际海洋 他温柔的目光里,有整片星空。


Somebody to love(中译歌词)
It's time for love , Somebody to love 我在这里
开始刻画 崭新的时间
温暖的夜风 轻抚脸颊而过 正如跟某人度过的 那个夏天
受伤的梦 一个人无从治疗 至少希望这次的恋情 能化成爱
如果夏天的味道 不经意让人感觉到了宿命
我就愿意相信 奇迹与勇气 会降临
It's time for love , Somebody to love 不要一成不变的爱情
崭新的我 重新出发
Somebody to love , Somebody to love 寻找爱情
今年你一定 在我身边
不再重复 自私的行为 最近我终於 能这麼说了
如果夏天的碎片 把邂逅送到这里
我就要忘记 痛苦和眼泪 尽情去爱
It's time for love , Somebody to love 我在这里
开始刻画 崭新的时间
Somebody to love , Somebody to love 寻找爱情
今年的夏天 风将吹向你
当星星闪耀 在夜里的云层时
我对未曾谋面的你 爱情已经萌芽 Oh Love , Love , Love , Love
(I Say)
It's time for love , Somebody to love 不要一成不变的爱情
崭新的我 重新出发
Somebody to love , Somebody to love 寻找爱情
今年你一定 在我身边
我希望拥抱 真正的爱情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all桃传

二、天朝line
1、你不言、我不语(兴桃)
2、神烦的世界是因为爱(鹿桃)
3、谢谢你陪我长大(牛桃)
4、能遇见就是缘(天朝line)
三、忙内line
1、没有秘密的流年(勋桃)
2、黄小鸡的成长史(开桃)
3、黄世仁的编年纪(黄世仁)
四、你是他的牛肉担当(牛肉line)
五、大家好,我是TAO的麻麻(母子line)
六、你是他的作业题(室友line)
七、一块二、一块儿二(灿桃)
八、补刀团长的溺爱(水果line)
九、眼神开在阴影里(93line)
十、十全十美的跨团爱